<object id="aauxa"></object>
<thead id="aauxa"><del id="aauxa"></del></thead>
  • <var id="aauxa"><option id="aauxa"></option></var>
  • <thead id="aauxa"></thead>
    <thead id="aauxa"><del id="aauxa"></del></thead>

    上帝之眼,云什么都知道

    PingWest品玩 10-08

    作為一個對大多數游戲無感的女生 ,《模擬城市》是為數不多能吸引我的游戲之一。在這個游戲里,玩家能夠以上帝視角去規劃、建設、管理一座城市,任何政策和細小的布局都會影響市民的就業、交通、生老病死,并最終決定了這座城市會日漸繁榮,還是走向廢棄沉淪。

    這會讓我思考:如果有只上帝之眼,幫助城市管理者俯瞰城市的細節、監測和計算未曾被量化的數據,并以此為基礎,解決交通、污染等棘手問題,城市會變成什么樣?

    來源:Property Planning

    在今年的云棲大會上,我見到了這樣的上帝之眼——阿里云的 ET 城市大腦。它以彈性計算與大數據處理平臺為基礎,結合機器視覺、大規模拓撲網絡計算、認知反演、交通流分析等能力,利用豐富的城市數據資源,對城市進行全局的即時分析,有效調配公共資源,完善社會治理,推動城市可持續發展。

    這聽起來并不容易理解。盡管城市大腦已經在杭州運行了整整一年,但除了閃現在人們眼前的片刻,這只 " 上帝之眼 "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近乎無影無形。

    城市大腦 1.0 最早在 2017 年的云棲大會上與公眾見面。修煉一年后,城市大腦 2.0 變得更加強大,如今杭州城市大腦的覆蓋面積相當于 65 個西湖大小,優化了信號燈路口 1300 個,覆蓋杭州四分之一路口,已接入了視頻 4500 路。

    城市大腦最擅長的就是城市交通優化。" 阿里云之父 "、阿里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曾經感嘆:"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紅綠燈與交通攝像頭之間的距離。" 人類早就能將攝像頭與紅綠燈連接,但很少有攝像頭能 " 聰明 " 到能夠指揮紅綠燈。其中關鍵在于能否高效、實時地分析交通視頻。

    杭州城市大腦是全球唯一能對全城視頻實時分析的人工智能系統。在云棲大會的現場,這個聰明的 " 大腦 " 回答了長久以來困擾人們的問題:此時此刻到底有多少輛車行駛在這座城市的道路上?答案是杭州主城區道路上有 23.7 萬輛機動車。它還清楚地知道公眾交通出行人次、主干道時速、周邊高速公路時速擁堵指數、延誤指數、安全指數……

    根據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金志的介紹,城市大腦接管了全市 59 個信號燈,能根據即時流量優化路口的時間分配;它還能通過交警手持的移動終端,實時指揮 200 多名交警;根據攝像頭中發現的逆行、違停等狀況,自動報警,每天發現 3 萬余起交通警情,如今杭州交警處理的警情有 95% 是大腦報告的。

    在云計算的支持下,杭州最擁堵的中河 - 上塘高架橋人均通過時間節省了將近 5 分鐘。杭州交通擁堵率從 2016 年時的全國第 5 降至 2018 年的全國第 57 名。

    城市大腦還能像上帝之手一樣,自動調配沿線信號燈配時,為救護車創造一條一路綠燈的生命線,使救護車到達現場的時間縮短將近一半。

    就像玩家在《模擬城市》里需要考慮的一樣,在進行城市規劃前,城市大腦能基于周邊已有的基礎設施網絡,如電網、下水管道、停車位和道路交通,模擬計算小區的容積率、層高,設計更合理的城市布局;還能監控城市粉塵、PM2.5 集中的區域并通知垃圾車、灑水車。

    根據甲子光年的報道,城市大腦在技術上已能實時 " 以圖搜人 "。也就是說,如果有老人走失等問題,只要他出現在公共場所,便能很快匹配各種信息,找到目標人員的蹤跡。

    云計算等科技創新改變了城市的管理方式,也從細枝末節處改變了市民的生活。杭州全市 59 個政府部門 368.32 億條信息匯聚在基于阿里云打造的政務服務平臺上,市民可憑身份證一證通辦 296 項事務,跑航運、港運、路運的師傅不再需要花很多時間辦數不清的證件;法院審理某些案子不再需要原告被告到場,甚至不需要書記員;而創業公司也不再需要自己搭建服務器、數據中心,每天可能只需幾十塊錢就可以享受跟大公司一樣的計算服務。

    阿里云總裁胡曉明在云棲大會演示了用圖像識別技術鑒別茶葉的種類

    肯尼亞野生動物智能保護、中國企業的橡膠制造生產、雄安的城市規劃等都出現在了阿里云的合作名單上。它還在蕭山國際機場的 25 個安檢通道安裝了人臉識別技術,識別準確性達到了 99.6%,身份證明速度提高 3 倍以上;它為正泰新能源打造的 AI 質檢系統能夠在毫秒間自動識別將近 20 余種瑕疵,比人工識別速度提升 2 倍以上;而老牌百貨銀泰在經過人工智能、人臉識別、車牌識別之后,變得更像是一家互聯網公司。

    數字化技術滲透越來越深入,截至 2017 年,杭州市完成機器換人企業 3000 家,工廠上物聯網 497 家,工業企業 " 上云 " 有將近 4000 家;截至 2018 年上半年,杭州新設區塊鏈技術研發型企業 359 家,同比增長 25 倍;人工智能相關企業 176 家,同比增長 6 倍;新設機器人研發制造銷售企業 236 家,同比增長 77.4%。

    云計算的挾裹之下,杭州只是一個樣板間。正如凱文 · 凱利所說,之前無法測量的東西會被數字化、記錄、追蹤,形成一個巨大的網絡,這個網絡終將會超過人類目前建造起的最大的系統——城市。王堅認為杭州 " 將成為中國互聯網科技送給世界城市管理的禮物 "。

    科技在重新定義城市和商業的運作方式,讓人們得以用更加清晰的眼光看待我們所處的城市,并實現對城市的精密操作,但也讓個體——盡管在游戲里只有幾個像素大小——對如何與這套系統相處產生了新的思考。不過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相關標簽: 城市大腦 阿里云 云計算 人工智能

    PingWest品玩
    原網頁已經由 ZAKER 轉碼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分享 返回頂部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